当前位置:上海裕悠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女性我的法国婆婆竟偷听我们洞房
我的法国婆婆竟偷听我们洞房
2022-09-11

慕虚荣跨国婚姻把我伤

我不再理他,转身下楼,找到他的母亲。我问她:“您儿子在和别的女人鬼混,难通您不知道吗?您为什么不管呢?”他的母亲面无表情地说:“敏,你不要大惊小怪,在我们国家,男人有几个情人是很正常的,做妈的为什么要干涉?你以为你是谁?你一个人满足得了他吗?”

前不久刚结束了痛苦而短暂跨国婚姻的康敏,带着伤痕累累的心回到了国内,因自感愧对父母,又怕刻意掩盖的伤疤再次被阳光灼伤,日前独自赴珠海工作。她不知道,该怎样面对今后的生活……

我大学毕业后到一家外贸公司做翻译工作,心中一直有出国定居的梦想。

此前,我曾有过一个男朋友,也为他做过一次人流,但他出国后就把我甩了。当时虽然很痛苦,因为那是我的初恋,但对于性格开朗的我来说,痛苦仿佛是夏天的雷阵雨,很快就“雨过天晴”了。那时我的父母看我年纪也不小了,总是催促我尽快嫁出去,而我又看不上整天围着我转的那几个男人,一个原因是他们不能给我安全感,还有就是他们的收入都太低,没法让我实现出国移民的愿望。在当时的我看来,出国是一个可以摆脱平庸生活的捷径。

两年前,我在工作中结识了曾结过一次婚且生有一子的法国工程师德莱克。交往时间不长,德莱克就开始疯狂地追求我。他说他来自法国巴黎,那里有举世闻名的埃菲尔铁塔,有被称为“世界上最美丽的散步大道”的香榭丽舍商业街,有引领世界潮流的皮草服饰,有上百年历史的甘醇葡萄酒……我的心随着他的叙说在旅游,充满了好奇与憧憬。

其实,我并不爱大我八岁,且有些谢顶的德莱克,而是爱上一种感觉,一种虚荣的感觉。我梦想着成为令人艳羡的阔太太,希望借助于婚姻改变我的一生,我一心一意想嫁到国外,我把希望寄托到他的身上,所以,我接受了他的追求。被他紧紧地搂在怀里,行走在妒忌、羡慕和惊讶的目光中,我有一种莫名的激动;他和我做爱时的威猛与持久,让我体验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,也令我慨叹身边男人的“性无能”。

不久,我带着德莱克去见了我的父母,并告诉他们我要嫁到法国去。我的父母听后大吃一惊,不约而同地表示——坚决不同意。他们甚至以眼泪作武器,以亲情作诱饵,想摧毁我的梦想,瓦解我的意志。而我以一贯的任性与固执,坚守着我的信念。那时我想,就是和家里彻底决裂,也要和德莱克在一起,去追寻自己的梦想……

半年后,我们终于如愿以偿地迈进了婚姻的殿堂。我的父母没有出现。他的母亲毫无表情地用她那肥胖的身体拥抱了我。

在度过了最初的一段激情“蜜月”后,生活也逐渐恢复了本来面目。生活习惯的差异和文化观念的不同,在我们进入实质性的生活后奏出了许多不和谐的音符。

德莱克和他的父母不住在一个城市。我们住在巴黎,他的父母住在一个叫尼斯的小城市。

有一次,我们去看望他的父母。因为我还没有习惯法国的饮食,经常吃不饱,所以,那天睡到半夜,我被饿醒后,就独自起床,到厨房的冰箱里寻找食物。当我刚启动微波炉准备热两个汉堡时,他的母亲就走了进来,厉声说到:“敏,你太没规矩了,那是我和德莱克父亲的早餐,你不能吃。”

我当时尴尬不已,一边把汉堡放回冰箱,一边说着对不起,在他母亲的怒视下,扭身跑回了卧室。在国内从未受过如此委屈的我,蒙上毯子小声哭了起来。

德莱克被我的哭声惊醒了,他困惑不解地望着我。我对他解释刚才发生的事情,他笑着说:“我们家就是这样,自己吃什么要自己去买。我们回来吃饭还要交入伙费呐。”